欢迎您的到来!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 清风网主页 > 人物 >
人物
铺就一段大美的人生之路
时间 :   2018-11-23 16:18 来源 :   清风网 责任编辑 :   editor
——记中建七局交通公司沿海高速五分部项目经理  贾晓锋
“贾经理,听说你要到台州去了,那地方很美呢。”
 
“嗯,我上网查啦,是美。”
 
这是2015年12月初的一天,贾晓锋和一名新员工的对话。当时,有着十几年路桥建设经验的资深项目经理贾晓锋,正在中建七局交通公司郑州经开区一个市政项目负责收尾工作。
 
然而,一周之后,当贾晓锋赶到网上很美的海滨之城台州后,就觉得有些不美了。不是因为这地方不美,而是他的心里“有事”,自然就少了兴致赏景了。
 
此后,贾晓锋一直在台州度过了3年时光。一天,他蓦然一望,这才惊叹:“嗨,台州确实很美,比3年前看到的更美了。”
 
提起贾晓锋对台州的美感变化,跟一项大工程建设很有关系。
 
奔赴沿海 揽下一个“瓷器活”
 
东方风来满眼春,潮涌沿海更喜人。
 
改革开放后的东南沿海,尤其是浙江,经济社会发展异常迅速。“要想富,先修路”,聪明的浙江人深谙这层道理。即将进入“十三五”,浙江更是铆足劲要跑入高速发展的快车道,这就有了投资巨大的甬台温复线高速工程。
 
2015年11月,中国建筑股份有限公司以PPP模式竞得了该工程第一合同段——台州沿海高速一个标段的施工权。此举,实现近年来承接浙江基础设施项目零的突破,市场意义相当重大。缘此,中建股份把这项重点工程划为7个土建标段交由旗下几大工程局施工时,每个局都分外重视。
 
台州沿海高速全长147公里,中建股份中标投资建设的公路里程32.1公里,公路设计为双向6车道,时速100公里。道路开辟之处,既有坑塘拦路,又有山峰阻挡,施工难度更大的是跨海特大桥工程,工期仅为3年。而业主要求的创建目标是鲁班奖。
 
好像是有意要考验一下贾晓锋的攻坚能耐,中建七局承建的台州沿海高速第五标段,公路里程尽管只有4.95公里,但却包括一座2852米的浦坝港特大桥、一座367米的小湾大桥和一座关小线桥,仅有1713米路基工程。整个标段,仅填挖方工程量就达近80万立方米。
 
“这个工程,不好玩!”上任之初,贾晓锋有些犯难。
 
不过,领导们也知道这项工程是块硬骨头。有领导半开玩笑地放话:“丑话说前边,‘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这沿海高速谁要觉得没把握干好,趁早说出来。”
 
领导自然不单是冲着贾晓锋说的,但这激将法对这位东北汉子同样有老大的“刺激”。
 
“哼,什么难活没人敢干。别人敢干,我老贾也能拿得下!”贾晓锋笑言,“我当时就暗下决心,这沿海高速一定要干得漂漂亮亮。”
 
2015年12月30日,台州湾海波微澜,碧空高远。远处有海鸥翩翩飞翔,近处有白鹭悠闲独立,但中建台州沿海高速开工典礼的鼓乐喧腾却打破了这方海湾的静怡。
 
开工典礼一散场,贾晓锋就对着一帮从公司各项目抽调过来的“先遣队员”说道:“明天就是元旦节,你们说咱们是放放假呢还是打响新年第一枪?”
 
“经理,你不是开玩笑吧?”一名管理人员笑眯眯地问贾晓锋,“工期这么紧,咱们可是一天也玩不起呀!”
 
贾晓锋一伸手重重压在这名管理人员肩膀上,大声表扬:“老弟,算你觉悟高。那咱明天就抄家伙上工地!”
 
贾晓锋和一帮项目管理人员,从此就开始了长达3年的拼抢与忙碌。
 
2015年元旦刚过,旧历的新年接踵而至,空气里弥漫着将过新年的气息,但贾晓锋和同事们的时间表上只有工作。在重点做好整个标段施工策划的同时,前期各专业施工队伍的考察,现场开工要进场的设备、材料要求,开工前各项施组方案的报批,设备的标定、材料的检测、资质的报验等,千头万绪的准备工作,忙得贾晓锋即使身处湿润的海滨竟也嘴上起泡。
 
然而,再忙还得忙而不乱。
 
多少个深夜,即使再累,躺在床上临睡前贾晓锋还是要强迫自己再对该做的工作“放放电影”。而第二天起床后,又是成语接龙似的生产例会、碰头会、见面会、专题议事会。
 
“你别说,咱中国话就是水平高,‘开会,开会’,这会议开得多了,大家还真就会做工作啦!”贾晓锋把个“会”字加了重音强调。
 
但是,仅仅让大家学会如何做好筹划和管控,还不够。
 
尽管大伙群情激昂,但开工前的启动资金筹措却困难重重。也许有人会说,向公司要求拨付工程启动资金呗?公司当时并不是没钱,有钱也要先兑付工程款,给农民工兄弟回家过年备足薪酬。
 
一心想着早点施工的贾晓锋看看指望不上别人,情急之下,带头掏了自己的腰包。项目部的同事们一看他这架势,很是感动。大家摸摸银行卡,分头取钱!
 
60万元的开工启动资金就这样凑齐啦!
 
为什么凑齐60万元呢?“六六大顺,吉祥呗。”贾晓锋一笑,“有时咱也得相信愿望的力量。”
 
钱随人愿。五标段成了全线首家迅速启动大桥主钢栈桥施工的先锋。
 
2016年1月10日,台州市高速公路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陆善福得知浦坝港大桥南北两岸主栈桥同时开工的消息,直夸贾晓锋在全线争先开工上带了好头。
 
迎难而上 闯关夺隘往前冲
 
如一只穿云破雾的雨燕,既然选择了远方,就只顾风雨兼程。
 
“春节假期长,节后人员进场相当困难,咱们项目部领导和党员要带头留下来,还要分头做好劳务工人的工作,让他们也留下来一同加班赶工。”2016年春节前夕,贾晓锋与项目部班子成员商议,“留下来的兄弟们咱也不能亏待。家属愿意来团聚的,我们发路费管吃管住;春节加班的,一定兑现加班报酬。”
 
说到做到。
 
贾晓锋首先说服妻子和放寒假的孩子从远在哈尔滨的家里赶到了台州,其他同事家属能来队探亲的,项目部也想法为这些远道而来的亲人准备了住处,包括一些来队团聚的农民工家属,也都得到了妥善安置。
 
除夕夜及大年初一,这些来自天南地北的家属们,还被项目部特意召集到一起包饺子,欢聚一堂。
 
吃过别有风味的团圆饺子,观看了春晚的项目管理人员和劳务工人,大年初二就奔赴工地。
 
海风湿冷,海滩泥泞,但难以阻挡这群惜时如金的建设者挺进的脚步。
 
2016年2月17日,农历正月初十,台州沿海高速指挥部北部指挥长孙涛一行来到工地慰问并检查复工情况,当看到五标段利用春节长假已突击搭设出100多米的钢栈桥时,夸赞:“中建七局交通公司真不愧是军转队伍,你们坚持节日生产,为全线加快施工带了好头。”
 
到了元宵节,伴随着打桩机雄浑的轰鸣,五标段就将浦坝港大桥的主栈桥架设从海湾的南北两岸合计推进了200多米。同时,五标段的两个大型钢筋加工场和两个大型拌合站建设也相继启动。
 
早春的浦坝港里,海潮欢腾,整天忙得海风吹拂着还心里燥热的贾晓锋,带领一群整日加班加点的建设者,在2016年第一季度,不仅使现场场站具备了加工钢筋和生产混凝土的条件,也使其规模和标准化程度达到了中建系统一流水平。
 
勤奋的群体多回报。
 
在当年一季度业主、监理和中建指挥部的综合考核中,第五标段大桥工程施工进度排名台州沿海高速全线第一。中建指挥部特致函中建七局交通公司,盛赞五标段为加快重点工程施工做出的突出成绩。五标也由此跻身全线劳动竞赛先进行列,获中建指挥部首季竞赛综合大奖。
然而,在山海相连的台州修桥铺路,注定不会一帆风顺。
 
架设钢栈桥,刚开始一天仅完成1-2跨,经过1个多月的不断磨合和技术革新,工作效率已提高了一倍多。但随着栈桥向远海主航道推进,深水流急,加上受强海潮影响,栈桥作业施工人员陡增安全风险。
 
“一定要保证海面施工安全。”贾晓锋在巡查了栈桥作业现场后,叮咛项目安监人员,并迅疾回项目部开“诸葛亮会”,研究化险为夷的施工方案,通过实施“作业机械化、模块拼装化和工序简单化”的栈桥施工方法,把水面作业改为平台作业,把前方海上作业转为后方陆地作业,使大量的材料加工作业在陆地采用“工厂化、标准化、流水化”作业完成。由此,不仅减少了作业人员、作业时间、作业量和劳动强度,更确保了海上施工的安全。
 
工程质量创优也是贾晓锋最为关注的重中之重。
 
“工程质量是百年大计,咱央企的责任就是对历史和人民负责。”贾晓锋直言,“谁不重质量别怪我跟谁急!”
 
针对沿海地区海水对结构工程腐蚀性强等特殊因素,贾晓锋对构造物混凝土保护层的要求近乎苛刻。按照工程技术规范,其构造物保护层在一定厚度的基础上允许有±5毫米偏差,而实际施工的自检中,贾晓锋给项目管理人员的要求更严。否则,如果偏差过大,坚决推倒重来。
比技术规范还要严格,如何实现呢?贾晓锋自有高招——大力推广新技术和新工艺。
 
大桥桩基和下部结构工程启动后,桩基钢筋保护层和结构工程保护层几何尺寸的精度控制是道难题。而添置新型钢筋加工自动化设备是化解难题的首选。尽管资金紧张,贾晓锋深思之后,还是咧嘴迸出一个字:“买!”
 
此决定一出,五标段也由此成为了公司首次采用了桩基钢筋笼自动焊接技术的项目部。这样,桩基和结构工程的混凝土保护层质量也有了绝对保障。
 
施工质量问题,尚且好办,最难办的是解决某些人的思想问题。
 
2017年秋,五标正在夜以继日地大干快上,一支劳务队却因质量和进度均出现问题,不服从管理而玩起了“停工”的闹剧。贾晓锋在和项目班子一同前去找劳务队责人多次沟通无果后,报请公司总部,并经劳动仲裁,果断清退了这家劳务队。俗话说“请神容易送神难”,清退中劳务负责人甚至扬言要给贾晓锋点“颜色”看看,贾晓锋坚决回应:“我倒是等着,看看到底有哪位来点什么黑的红的白的颜色!”
 
敢于碰硬,勇于管理,让平日对员工和善友好的贾晓锋兼备了侠骨威严。
 
“我们的目标就是要达到优质履约,谁也不能阻挡!”贾晓锋掷地有声地说,“作为项目经理,排除万难带着大家往前冲就是我的职责。”
 
凝心聚力 依靠团队打胜仗
 
6月的台州,热浪袭人。在毫无遮拦的台州湾浦坝港大桥工地担任南岸生产经理的贾维志,看着正在一天天接近合龙的大桥,黑红的脸庞上多了几分舒展的表情。临近中午,炽热的太阳烤得潮乎乎的海风刮到人身上像披着一床在蒸笼上的棉被,贾维志头上大滴的汗珠落在脚下的钢栈桥上,竟“呲呲”作响。然而,这位1988年出生的青年人,仍边抹着汗珠边在工地上巡查工作。
 
“我要对得起领导的信任。”贾维志说,“我这样负责,也是跟着贾晓锋经理学来的。”
 
贾维志原为五标段工程部经理,因为踏实肯干,积极上进,还被项目党支部吸收为预备党员。2017年10月中旬,浦坝港大桥主桥挂篮施工进度因多种原因推进不畅,贾晓锋在赶到施工现场督导工作的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王浩面前,直接推荐了贾维志出任浦坝港南岸生产经理。
 
王浩采纳了贾晓锋的提议,对贾维志直言:“给你一个月时间,必须扭转南岸施工滞后的局面。不然,公司另请高明。”
 
贾维志听着董事长无异于军令状的期望,有点发憷,就看看贾晓锋,贾晓锋朝他高举着拳头上下拉动。
 
自此,贾维志一头扎进扭转南岸施工迟滞的局面中,通过与施工班组开现场碰会头、与一线技术骨干谈心交心,拉近了彼此的心理距离,找到了化解问题的途径,很快使工程施工呈现有序推进的局面。
 
被火线提拔的生产经理贾维志,由此坐稳了前线指挥员的位置。2018年3月,他还被党组织如期转成为正式党员。
 
“我的工作方法主要还是从贾(晓锋)经理那里学来的。比如,他叮嘱我,对一线工人的管理,不能一味来硬的,要跟他们交朋友,就很管用。”贾维志提起成长经历,很有感触,“我们贾经理还敢于放手让年轻人去闯去干。我们一旦遇到问题,他一准会耐心指导,他是我称职的好老师。”
 
姚兵,也是1988年出生的年轻人,毕业于中国矿业大学土木工程系,现任项目部总工程师。小伙子说起贾晓锋来,很佩服。“我们贾经理无论是综合协调能力,还是决策统筹能力,都很强。可以说,他就是项目的灵魂,大家都愿意围着他转。”姚兵说,“有贾经理在后面站着,我就敢往前冲。”
 
浦坝港大桥的桥面浇筑离海面有30多米高,在空旷的海面,不时有六七级的大风,2017年7月,一天晚上正浇筑混凝土,冷风中却飘起了雨丝,在现场指导的姚兵和十几名劳务工人,没想到夏夜里竟会这样寒冷,就在风雨交加中抱团取暖,但到后来衣服还是浸透了。即便如此,大家也没有停止施工。夜雨中,贾晓锋带着办公室的同事,不仅给大家送来了雨具,还让炊事班送来了御寒的热汤。
 
“工地上忙的时候,贾经理也常在施工现场吃快餐。”姚兵说,“其实,我们项目上最累最忙的人就是贾经理。有天晚饭后我去办公室找他,明明门是虚掩着的,却没有开灯。他就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那里沉思着。”原来,贾晓锋是在独自思考着如何更快地赶工。
 
提起贾晓锋,肖默更是钦佩有加。这位2013年毕业于南京工业大学的小伙子,觉得能在成长历程中遇到贾晓锋是十分的幸运。2017年8月,项目部人事变动,经贾晓锋力荐25岁的肖默担任了工程部经理。为了让肖默尽早进入角色,贾晓锋不仅向他灌输专业知识,还带他到施工现场作实战指导,又专程带他到几个有特点的兄弟标段观摩学习。
 
“我们年轻人玩心大,有次贾经理看到我下班玩手机,就把我训了一顿。”肖默不好意思地笑着说,“贾经理告诉我,有点闲工夫还是多考虑考虑工作,再一个还可以看看书,为考一级建造师做准备。”
 
“贾经理是资深项目经理、路桥专家了,还天天盯在现场。早上天不亮就到工地了,脸也晒得和我们一样黑,你说咱一个小年轻不好好干行吗?”肖默说,“何况,贾经理总是鼓励我要大胆工作,一旦出问题了由他负责。他越是这样,我越是经常睡不好觉。我得想着把工作往好处做往精细里做。”
 
抱着对工作绝对负责的态度,肖默奋力地奋战在施工一线。2018年8月,五标段原本做好的石渣路基突遇设计变更,要改为泡沫混凝土路基,仅清运的路基石渣就达8万立方米,而需要浇筑的泡沫混凝土也多达近4万立方米。这么大的工程量,业主只给了40多天的工期,即到9月20日要全部完成。
 
眼见来了硬任务,肖默再次主动推迟了婚期,一直在工地坚守到9月19日晚上,硬是眼看着标段内泡沫混凝土路面全部浇筑完成后,这才赶回老家娶媳妇。
 
“跟着贾经理,我学到最多的就是他认真负责,吃苦在前的工作作风。”2016年研究生毕业后就到项目部,两年后已担任安监部副经理的陈伊涛说,“贾经理率先垂范,我很受感染。”
 
小伙子还是一名党员,推崇见贤思齐,他谨记贾晓锋安全生产监督必须腿勤的教诲,每天在工地巡视都在两万步左右。
 
“我跟着晓锋经理干过好几个工程了,这个沿海五标段最难搞。”说这话的五标段材料设备部经理张兴军,是一位50多岁的老员工。平时,张兴军在材料管理上把关很严,而贾晓锋对老张也特别信任,在生活上也给老张更多的关心。得知老张老伴要来队照料老张,贾晓锋与项目部书记商议后,专门为老张夫妇设置了温馨的住处。而老张工作起来也不含糊,仅工程废料利用一项,就为项目部节约资金近100万元。
 
2018年8月,工地急需购置的泡沫混凝土设备缺乏货源,老张接到去江苏抢购设备的消息后,立马赶往设备厂家盯货、跟踪拉货。路途上,好几天都靠吃方便面喝矿泉水充饥。但说起这些,老张却哈哈一笑道:“这点小辛苦不算啥,晓锋不是也跟咱一样跑出去联系设备,连孩子转学的大事都被耽搁了呢。”
 
一个人,若是个别人夸赞,那还说明不了什么,但不愿接受采访,据说在工地上见到有同事给他拍张工作照也摆手制止的贾晓锋,因为其工作的凝聚力却赢得了同事们广泛的好评。2017年,贾晓锋还被沿海高速指挥部授予“优秀管理工作者”荣誉称号。
 
“我们负责施工的五标段,已经在整个台州沿海高速率先实现了特大桥的提前合龙,目前的工程进度也是中建系统七个标段中完工靠前的单位。”2018年11月下旬,在工地上看着工人在做路基边坡防护收尾工程的贾晓锋,看上去显得很是轻松。
 
在谈到沿海高速的工程质量时,贾晓锋信心满满地说:“这个工程是要全线申报鲁班奖的,我只能说,我们这个标段,保证履约达标。”
 
仿佛是为了与贾晓锋轻松的心境来一个美妙的映衬,这天的工地,放眼望去,冬日的台州湾阳光柔和,海面一碧如洗,已经全线贯通的台州沿海高速宛若一条凝重的玉带从远处的大山隧道飘然而来,越过眼前宽阔的台州湾,又向着前方远远飘去,而宽阔的高速公路上,已有繁忙的工程运料车顺畅地疾驰着……
 
“等以后退休了,我还打算再到这沿海高速公路走走。”贾晓锋顺着隐入满山碧翠的工程车对同行的伙伴说着,“那时的沿海高速,我们一定会更觉得美好呢。”
 
“哈,那一定是的!”随行的几位同事听了贾晓锋的遐想,爽朗地笑出声来。
 
芦荻摇曳,不远处一群歇息的白鹭似被他们的笑声惊起,瞬间展翅飞向了辽阔的海天……
 
此情此景,真的好美,好美!(作者:中建七局交通公司  李春雄)
用户登录免费注册
看不清?点击更换
用户登录免费注册
看不清?点击更换
(答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