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 清风网主页 > 人物 >
人物
贫困户田里的“泥水干部”许杰
时间 :   2018-11-06 20:56 来源 :   清风网 责任编辑 :   editor
“许杰哥,谢谢你!现在太阳下山了,天气冷,不需要你背谷了,赶快回家换衣去。” 10月31日,当许杰割完最后一蔸禾,满身泥水站到面前时,钟满龙谢绝许杰这位“泥水干部”再为他背谷。谁知,三个小时前许杰割禾时晕倒陷入齐腰深的烂泥里。
钟满龙是岳阳县毛田镇白若村杨山片高垅组建档立卡贫困户。钟满龙劳动能力不强,40岁才成家,现有一个四岁和一个二岁的孩子,老婆周芳是一级智残。许杰担任原相思乡民政所长期间,非常关注杨山村和钟满龙等几个贫困家庭,曾经几十次来这里走访。杨山位于相思山北麓,与湖北通城县北港镇接壤,是岳阳县海拔最高的行政村。2016年,原杨山村、西港村、东港村、凤凰村、积谷村和黄中村合并为白若村。许杰离开后民政岗位后,仍时常关注杨山村,时常打听钟满龙的情况。
10月24日,许杰去白若村走访贫困户,听说钟满龙家里的中稻还没有收割,就约上镇干部许文衡和白若村妇女主任卢霞一同去帮忙。钟满龙缺少劳力,也没有打稻机,他就和本组村民李明良、罗智慧夫妇合伙抢收中稻。卢霞是个大家闺秀,基本上没有干过农活,要她打禾是勉为其难。她于是选择了割禾。其实割禾最不好,这里的中稻收割比较迟,许多稻穗倒伏了,尤其是墅猪打滚的地方,大部分稻穗压进了泥水里。没干多久,她就支撑不住了,毕竟女生们细皮肉嫩的,稻穗不停地摩擦的地方就容易红肿起泡出血。许杰和许文衡干农活则不在话下。帮钟满龙打禾、割禾、拖动打稻机、送谷,样样都干。可惜的是下午四点左右,打稻机上的柴油机“造反”,要送到湖北通城县维修。据天气预报,当天晚上起连续几天是阴雨天气,许杰他们只好停下了收割。现在天晴了,许杰又约上了许文衡、卢霞来帮钟满龙。许杰曾经承诺:“不帮你收完中稻我就不回家。”

中饭后许文衡、卢霞因事回去了。许杰就下田割禾。下午的田是水田,也是最后一丘中稻田,有五处地方有烂泥。相思山区的烂泥是指水田中有少量泉水渗出的地方,泉水淘干砂土后里面全是泥水了,往往有数米之深,人畜误入烂泥处就很难爬起来,甚至有性命之忧。

许杰选择水沟一侧割禾。这些地方穿长统鞋不方便,只能打赤脚。何况此时的相思山区早晨傍晚气温比较低,一般人打赤脚下水就会冻得受不了。许杰是个勤快人,除冬季外,喜欢赤脚劳动。于是,在钟满龙家抢收中稻,田地有水的地方他就抢着割禾,特别是有烂泥的地方更是非他莫属了。
 
中午的太阳晒在身上有点刺痛感,脸上好象贴上了胶布——莫非是上午割禾打禾时皮肤上布满了稻灰!。许杰卷起衣服才发现,稻灰将细皮嫩肉摩出了血泡。

割了一二个小时后,许杰感觉有点晕,身体不听使唤,竟然往前倾倒。他潜意识地将双腿叉开,保持身体平衡。谁知,他“刚出虎穴又入狼窝”,右脚竟然踏入烂泥中,他随即扑倒在田里,身子右边齐屁股都陷进了烂泥。待他站起来后成了一个活脱脱的“泥人”!

为了不影响钟满龙,许杰装着若无其事。就这样,五点左右,当许杰割完最后一蔸禾,他身上的泥水也风干晒干了。他这个“泥人”终于可以放心地回家了。(许萍)
用户登录免费注册
看不清?点击更换
用户登录免费注册
看不清?点击更换
(答案:) *